纪雨宁

恋爱禁止的世界②

因为有人想看就继续写了....!! 嘿嘿。
梗来源于同名动漫《恋爱禁止的世界》变动巨大
很感谢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的你们!!❤ 然后因个人原因更新只会在节假日和特殊情况,请多原谅!
首篇请点击头像。
ooc注意.
---------

金迷路了。

终端给地图对于金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用处,他照样在森林中迷了路---尽管他已经能看见远处被滚烫气焰灼烧成焦黑的云层下那高耸的,闪烁着金光的火山顶口了。他尝试左右来回走,最后却总会走到原处。显示屏上表示队友的红点泛着阵阵光晕并激起了轻微的滴滴声,引得金倍感烦躁。脑子里想着终端和嘉德罗斯的坏话嘴里也小声嘟囔了起来。他关闭了地图终端,也赌气似的待在原地不动了。

“金,这样真的好吗?”说话的人是紫堂幻,是金在大厅里认识的紫发男孩,给予了金些许帮助。同他一起的还有他的通知对象--凯莉。他们可以说很快就混成了一团。金也听凯莉说,紫堂幻是紫堂家的少爷类型的人。虽然金对这一类的概念不深,但还是十足的羡慕了一下紫堂幻。但紫堂幻讲话的时候青色的双瞳总有着明显胆怯的意味,没有什么该有的气势。

“紫堂,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为什么要去找他?那个自大狂就让他自己一个人待在就是了!”金的手臂大幅度挥舞着,极力想表达出自己的不满之意。“---到底‘大赛通知’这种说法实在是太讨厌了!男孩子之间怎么谈恋爱啊。”金不听的大声叫唤着,一旁坐着粉月牙不作声的女孩却被这句话给逗笑了。“哎呀,金。谈恋爱这种事呢,在凹凸大赛里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更何况,你现在浪费的可是本小姐最宝贵的休闲时间,你最好动起来噢。”凯莉一把抓过金的手腕就打开了他的终端系统,通过组队信息找到了嘉德罗斯三人的联系方式。思考片刻还是在“雷德”一栏里按下了绿色的按钮。

“!!!!!”

“......”

“哎呀,不用谢我啦。”

---------

来电显示终端突然出现在雷德面前可把他吓得不轻,居然打断了他如何讨祖玛欢心的计划策略!雷德气呼呼地很,但还没等他看清楚通讯人的头像和姓名,电话就已经被挂掉了。只剩下了扰人的挂机声。

前“那就看一下未接记录呗。”

-----------

雷德还是去找金了---在只和嘉德罗斯说了一下之后。他轻跳几下便从炽热的火山顶跳到了有着葱郁森林的大地之上,终端显示的位置浮现在眼睛前,指引着雷德向金的位置靠近。“哎呀,这个小虫子都不动的吗?怪不得找不到我们老大。不过也好,找起来方便。”红发的改造人小声的嘟囔着,脚下的动作却不曾停下。本该轻柔的微风在雷德耳中也成为了暴怒的嘶吼声音,两颊边的长发也被风吹的凌乱地打在脸上。

他停下来了。

金发与紫发少年被他的动静给吓到了,坐在月牙的少女咬着糖果,不动声色地向两位少年身后靠去。

“哎呀--真是让我一顿好找啊!”

他伸了伸懒腰,笑嘻嘻地说着。
-------tbc------
啊这段并没有什么……就是个过滤。下次更新大概会在明年(不可能

恋爱禁止的世界

第一次写嘉金。小激动(什么)
写,写一个小短片吧应该。反正写不长👌
不大会写打架一类的,所以挺生硬的。
题名与梗来自同名动漫《恋爱禁止的世界》,有很大很大的改动x
嘉瑞金小三角
不打瑞金tag了
ooc注意.
-----
可能是神明无意间的想法。

凹凸大赛中有着一个不限年龄,排名,外貌,性别甚至血缘关系的强制性装置。

这装置不是武器,不是第二性别,不是特殊能力等奇奇怪怪的强制性装置。

而是恋爱对象。

至今为止的参赛者们都将它称为“大赛通知”,这些通知通常会在大赛正常开始后参赛者获取元力技能的当天在大厅内公开发出,同时被匹配到的两人将会被强制组队。同时不成文的条约,那就是不能伤害对方。

或许这也可能是神明有意而为的,大家心里都是十分清楚的。

--------

漂浮在半空中的机械化大厅中充斥着重武相互击打的锵锵声,火花四溅。空中身影时而相交时而分离,而每一次相交都会冲出令人胆寒的波动。不愿被掺和进去的参赛者们,更多选择了在一旁围观。

“祖玛----!你说我们都匹配到一起去了,你怎么也不愿意和我做一些小情侣的活动呀?”与场景格格不入的红发青年不停在被称为“祖玛”的绿发女子身边转悠来转悠去的,后又被女性用手阻着脸推开了。

“别吵。”

金属碰撞的声音停止了,大厅里竟然有一丝诡异的安静。一金一银跳转开来,分别站在大厅的两边。远,但又足以听见对方的声音。“格瑞,怎么,今天不在状态啊?是不是因为你的通知对象不在的原因啊?”嘉德罗斯他开着玩笑腔调,手中的武器却仍直直指着对面的格瑞。“...有些话,还是不要乱说比较好。”格瑞没有动,他在提防着嘉德罗斯接下来的动作。

“哼。那就给我好好拿出斗志来吧,格瑞。”

------

“搬运人大叔!还没有到吗?”金刚刚才经历了被大赛积分怪追杀甚至差点被吞入腹中的大事情。却也没有被吓到,还是在搬运人身边左跳跳右跑跑的问来问去---即使飞船不停的颠簸。

“哎呀!烦死了你个臭小子,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快到了!快到了!”搬运人短胖的机械指头不停的在戳着显示屏,不耐烦的语气混合在他略带鼻音的声音里:“你快点帮忙修飞船!不然等等你我都要掉下去受死了!”

---------

头顶上有飞船飞过的嗡鸣声。

即使大厅中大赛前两名又重新开始了战斗,武器互击的声音与裁判球叽叽喳喳的声音混成了一堆,还是有耳朵尖的参赛者听见了。

那观战的参赛者们一个个的都抬头看了眼声音发源处,惊呼道“现在都还有新人加入?”“还冒着烟呢”“还有几个星期就结束比赛了,来了有什么意思啊”“那个人是想来送死不成?”本来没兴趣看的雷德被那些参赛者的话给激起了兴趣,用手护成了一个小屏障平放在眉骨上左右看看那些参赛者口中的冒烟的飞船去了何处。

然后他看见有人从那飞船上掉了下来。

“嘉--”雷德想去提醒场地中正在战斗的老大,但不用他提醒,那两个人早就察觉到了。待那个人掉在了地上,他便看见格瑞的脸色都变了。

“格瑞!”是那个人先喊出来的。雷德仔细看了看,有点标准化的金发碧眼类型的男孩。才掉在不远处的飞船来看,应该就是那些参赛者说的新人了。同时,格瑞也并没有去接话,只是神色紧张的看着那个男孩。

最后是嘉德罗斯忍不住了。“吵死了!你这个渣渣!”那个男孩的脸色僵住了,“渣,渣渣?”他有些生气的前兆--但是都被嘉德罗斯那充满元力的挥舞给打消了。

-----让我跳一下时间(偷一下懒)-----

金站到了格瑞所说的装置里面。

格瑞有和他说,大赛会给他安置一些特别的东西。当他追问的时候格瑞又会避开不讲,说到时候自己就会知道的。
金不喜欢格瑞这般的拐弯抹角,但也无奈于这般。因为他知道格瑞就是这样的性格。发着神在装做爽朗的机器人声音中,接受着检查。

“您有没有对象呢?”突然跳出来了一句语音吓得金不轻。

他被这句话拉回了神,有点生气的插着腰。“什么对象啊?我连初恋都没有过----不过非要说的话,姐姐也算是我半个初恋吧。嘿嘿。”金有些小顽皮地抹了抹鼻子。“不过你这也是探讨我的隐私啦...”“好的!我知道了,新人!没有对象这是更好不过的。因为我们等一下,就会为你在众多参赛者中为您挑选出最合适您的对象的---!不过众多也没有很多,开赛都两个月多了现在包括你就两个人了。”终端一连串的话犹如爆竹一般响在金的耳边,震得他有点发懵。

他就快有对象了?别开玩笑了!姐姐可是和他说过成年之前不可以谈恋爱的!

“等一下--”“信息会在大厅里公布或者直接发送给您的终端的哦!请注意看哦。”

显示屏出现在破烂不堪的大厅中央,系统默认的机械男声丝毫不带情感。

“参赛者金,报名成功。在此公布通知对象名称---”

差一步走出大厅的格瑞被这声音拉住
了脚步。

“参赛者金,通知对象,嘉德罗斯。恭喜二位!”

那四个字犹如一颗子弹,从格瑞的耳朵跑到他的脑子里去了。

“啊...!这个原来还要说出来的吗?”金被这一举动搞的有一点尴尬,那些参赛者的眼神看的他很不舒服。回忆着那个大终端的话,笨拙地使用起了自己的终端找起了嘉德罗斯这个名字。

他没有花多少力气找,第一个就是。

“啊!不就是格瑞说的那个自大狂吗!”

-------
有千纸鹤飞来。

嘉德罗斯伸出手就握住了它,千纸鹤也化为了一堆数据。

“叮”终端的提示音响起,千纸鹤带来的信息迫不及待的向嘉德罗斯展示自己。

“老大老大,是什么东西啊?”一旁的雷德对这种东西最好奇了,但这次确实笑着过去看,傻着回来。他的老大收到“大赛通知”了!谁啊?

“别想了。肯定是格瑞身边那个废物。这个时候,也就只有他了。”嘉德罗斯的脸色十分难看,因为那信息附赠的队友坐标上的红点正在不断向他靠近。

“....看我怎么收拾你。”

----------
应该没有后续。

手铐(黑白伊)

是滴!我回来了!
但我只是更个小段子,毕竟高中了然后懒癌然后深陷aotu已经使我一年多不更文了。我想魔改成为画手(抽搐)
然后这个文和主题不符合,没营养。反正主要想练练手吧所以结尾很垃圾(???)
ooc预警.
警()察哥哥x小偷喵喵。嘘,世界观这些不要在意
--------
这大概是费里西安诺第一次扒东西时被人发现,被偷钱包的女士反应快的吓得他冷汗就那样流下来了,可能因为她是只兔子吧,很机灵。
女士的声音引来了不远处的巡逻官,军靴踏在水泥地上的声响也居然在这嘈杂的地段里十分凸显。费里西安诺自然不会和今后的一段时间的自由而闹不愉快,反而还要去使劲取悦她。所以他只好匆匆忙忙地把钱包抓在手里,俏皮的和兔子女士口型了一句“对不起啦”,就往人群密集中心跑去。
他也没有跑多久。
费里西安诺对这种事情还是有把握的,这个时间段可是上下班的高峰期,量巡逻官来的再多也找不着他。一想到这个他就有点小兴奋,哼着自己编的小曲,粉粉的名牌钱包他轻巧抛着,脑袋上的一对耳朵微颤,步伐都变得轻盈了起来。
“呲呲...”
细小的电流声被他一双耳朵捕捉到了,身型一颤又马上继续保持刚刚的姿态。
“Luci....你....盗窃者.....”离得远,听得并不清楚。模模糊糊听到的几个字大致了解到说的是自己后,费里西安诺已经开始跑起来了。果不其然身后马上也响起了一阵军靴踢踏着水泥地的声音,周围嘈杂的声音使他听不见了那个略微低沉的声线嘟囔着脏话。
-------
费里西安诺跑不动了。他跑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去了,是个死胡同。可是那该死的军靴声仍然在快速逼近。手上的粉色钱包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费里西安诺有一点颓废地抱着毛尾巴坐在地上大喘气。
待那声音停在巷口,然后缓慢的靠近他的时候,费里西安诺把手伸了出去,以示那个巡逻官铐住他。“呼---,警官先生,你赢啦。我都跑累了---!明明猫可以跑的很远很远很快很快,说不定你是位狮子,那样超级酷的。”手垂在那里大概几分钟,那个人却,迟迟没有动作。费里西安诺疑惑的抬起脑袋来想观察一下这位奇怪的巡逻官,却猝不及防的撞进一片紫红。
或许是从这一时刻开始吧,费里西安诺发现自己下半生可能真的没什么好着落了----
“你被逮捕了。”那个和他长相一般的男人声音低沉好听,紫红与蜜棕的相撞。
就这样,猝不及防的被关在了心型的牢房里。
“...好的,警察先生。”

肢体接触.(瑞金)

ooc.中考临近而我还在浪。
想写糖,就把这当521贺文吧嗯。大概是现代pa,第一次写这对咳咳不知道能不能把握好性格。写的特别牵强,特别容易写成描写形象的东西(因为喜欢描写嘛)。可能前面写一大堆是铺垫后面一点点才是正文。很久没写文了手生就特别难看,请多多关照。
------

金是一个极度热爱肢体接触的人,比如拥抱、抚摸、牵手亦或者是亲吻。说他极度热爱是没有什么浮夸的,不说朋友家人,刚打了一个照面的陌生人他都会给他一个满满的拥抱。
“你问我为什么喜欢抱抱---?我不知道,可能我觉得那样抱起来很舒服吧。”他不好意思的抬起手来压了压他的帽檐,笑的灿烂。
那既然有人喜欢肢体肌肤的接触,那必然有人不喜欢这种感觉。

比如格瑞。

或许在格瑞眼里肢体接触是一种不值得被喜欢的社交行为,因为他连握手都嫌弃。不知情的人还可能以为他是一个有深度洁癖的人。但格瑞既然和金是发小,那肯定是少不了被突袭拥抱的时间。格瑞也曾为了金这种爱好花了不少功夫希望帮他改正,但结果当然是没有用的。

“格瑞---!”金那活泼的声音伴随着他的脚步声快速从格瑞的身后靠近,带着侥幸的心理想着:马上就可以抱到啦!这次可以成功!-----当然,结果他还是扑个空,在地上摔的难过。“---呜...,格瑞你怎么总是不让我抱住呢?直接扑在地上那可是超级痛的啊!!!”不满的抱怨对来说格瑞就是一句句无效的辩解,所以他选择直接走开点去逃避金的声音。“----!你扶都不扶一下,太冷漠了!!”金怕格瑞又走的没了影,急忙起身拉起掉在身边的书包边跑边拍身子的跑到格瑞身边,急刹车害得金险些滑倒。

“...你也应该知道我不喜欢那样,早点放弃吧。”这样的话金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倔强的撅高自己的嘴巴以表示自己的不满。

渴望的温暖、触感和气味,金没有堂堂正正地在格瑞的怀里感受过。

金突然分了神,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为何这么希望去和格瑞产生肢体接触,他曾经只是把这个想法归为『朋友』一位置,一般来说抱不到的朋友金没多久就放弃了,格瑞在理论上是他坚持最久的一个人。要知道,金可是一个三分钟热度的人。“想什么呢?可别走丢了人。”格瑞的声音在远处响起,可能是他发现金没有说话的原因才发现的吧。这时金才发现自己已经在原地站了有一会了,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蹦蹦跳跳地跳到了格瑞身边:“嗯---,我在想格瑞会不会因为我送一杯牛奶而让我抱呢--?”“想太多了。”调皮的话语调开了气氛,西斜的太阳也掩饰了金那稍许发红的脸颊。

----那么或许可以从『朋友』升级为『喜欢』?金仰着头想着,不曾注意到格瑞的视线。

------end--------
题文没有连接行(笑:-D
谢谢观看!

雨花[二]【太敦】

其实我可以更新的只不过偷懒到了现在[....

对不起所有人!

不会写文,啊。

[一]

http://15607938882.lofter.com/post/1d74cf0f_b9bd89c 

ooc.

------

雨后的清晨,充满着懒惰的惬意而又让人感到一丝夏日的燥热。

清晨的的阳光是金色的,但不是夕阳的那般金黄,而是点点星星的奶金汇聚而成的金。那金色轻飘飘的落在每一个她所能看到的东西上。碧绿的树叶,干燥到几乎发裂的树干,与街道格格不入的水洼,店铺的铁门帘甚至是毛茸茸地刚刚睡醒的野猫野狗身上。风,吹动了树叶,带动他们发出了呼呼的风声和那树叶们互相摩擦的沙沙声,而阳光在树叶之间所照映在地面与建筑物身上,快乐的舞动。鸟儿在树与树之间跳跃,飞翔。悦耳的歌声为这清晨的到来而诞生。而那哒哒哒的脚步声,却让人感觉与这惬意格格不入。

中岛敦根本无心去欣赏这美好的清晨,街道与声音。他满脑子都是昨天晚上那个将满是垃圾的黑色风衣扔在他头上的酒醉男性,那垃圾与雨水混合到一起的腥臭味道甚至可以让中岛敦记住一辈子!他不停嘟囔着他的不满,那美丽的双瞳中则充满的愤怒与不爽。他甚至想过接下来要是遇见他该怎么给他一拳。

他一路都将那叠的方方正正的风衣顶在脑袋上,时不时的用拳头敲打脑袋上的衣物来发泄自己的不满,尽管痛的是自己的脑袋。不知走了已经有多久了,至少他把这周边能走的地方都走了一遍,连人都开始离开他们开着冷气的屋子开始了运动。老实话,其实他不记得那个巷子到底在哪。他只知道那里有许多塑料棚子下雨时会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还有放置许久到拥有恶臭。

最后还是那臭味让他找到了小巷。

这巷子里很灰,是属于阳光照不进来的地方。原本是绿色棚子被岁月洗礼而变成了蓝色甚至是偏灰的白色。“我想放地上应该,没有问题的。”他用他随身携带的纸巾垫在这脏兮兮的地面上,头顶上的衣物也就轻轻放在了纸上。本来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早已变得缭乱,随手闭着眼睛拍了几下脑袋算是弄平了。手使劲按在衣服凭着撑着地面的缘由一股作气的站起了身来!但大脑所产生的眩晕感让中岛敦忍不住往后方倒去。--要倒水洼里去了。

中岛敦其实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他痴痴地望着被狭窄小巷挤压成一条的蓝色天空,他稍稍眯起了自己那双紫金色的眼睛。而他左小臂已经被一只有力的手给抓住了。“嗨,别看这吓人的天空了!”是昨天那个男人的声音。“我...抱歉。”中岛敦被他给吓得不轻,连之前想的怎么报复他的事统统忘的精光。愣愣的站稳身子后便一直低着脑袋。其实中岛敦刚刚悄悄瞄了一下他,右眼被白色的绷带给缠住,左边的脸颊则是带着消毒贴。头发是深棕色的,虽然是乱糟糟的。因为他站在巷子外边,所以他的头发好似被阳光给披上了一层蜜一般的好看。而脸可以说是少女杀手类型的,一种淫邪的美感。尽管他的脸上还有一点而婴儿肥。他上身穿着分辨不出颜色沾满泥土与灰尘的衬衫,还打了个不规矩的黑色领带。可能是因为没有风衣的原因,他看起来十分消瘦,不过中岛敦可以说是比他小一截的人啊!。“你看看你,一副丢了魂的模样!”面前男子开朗地声调让中岛敦感觉这声音不同于昨天那酒醉人的轻飘,但倒的确是他的声音。中岛敦手指捏着衣角有点儿说不来的感觉,但嘴巴早已越过大脑的思考,直截了当的说起了他来:“你昨天醉的才和丢了魂一样。”“说话好听的小子--!”男子尽管看上去年龄就是刚成年,但语气总是让人觉得和小孩子一般。如果他不拧中岛敦脸的话。“我真高兴我有就算喝醉了我还能记事的功能---这是我的衣服吗?”他兴致勃勃地蹲在地上领起风衣领也和之前中岛敦一样呼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结果想也想的出来,就是没倒地上。“天啊天啊,这可真难过。我还以为我心跳都要停了--。”他将风衣披在肩上,而那原本下垂领子被他拉的十分高,不过还是掉下来了。其实中岛敦有一点儿疑惑,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早上会来的?读心术?不不不,这是不可能的。看他的样子估计是出巷子后他又在附近什么地方睡着了。男子可能是看中岛敦一直在发愣,便再一次拧了拧中岛敦的脸颊,笑的灿烂。“谢谢你帮我洗衣服啦,小伙子。以后见。”他用手指头捏住鼻子,嘴里不停嘟囔着迈着步子想直接离开这恶心的小巷。中岛敦这也才反应过来他闻这恶心的气味已经有好一阵子了,连蹦带跳的跑出了巷口并向反方向跑去。

他看着那银发,被阳光照的泛起了奶金色。

有可能见面吗?一闪而过的想法消失在中岛敦的脑海里。

雨花【一】【太敦】

黑时期太宰治x14岁中岛敦,短篇清水,架空设定但是敦是自己生活。不知道写什么系列,第一次写文野,请多多指教。

ooc.

-----------

天水,也就是那一滴滴小而又透剔的雨水。他们跟随着那被铺上灰色的大片大片的云朵经过,却又因留念人间而落下。一滴小小的雨珠从乌云身边滑走,它或许会滴落在树叶上,滴落在坚硬的混凝土公路或者建筑物上,或者是人类的皮肤,衣物甚至是他/她的头发上等待蒸发。

它选择落在人的肌肤上。

  “唔哇,”冰凉的雨点冷不丁地滴落在中岛敦的脸颊上,就好像被针不扎破皮肤的轻微疼痛。“要下雨了吗?”中岛敦将手指抚上脸颊轻揉那一点湿润,话语脱口之前,鼻腔内早也充满了雨水混合着带有青草碎屑泥土的清香。“看样子雨会很大。”他并没有选择快点回家,反而走向了离家更偏远的书馆去。

调皮的雨儿们,开始学着那位“领导”,尽数落下。

就仿佛被人一不小心碰倒了水壶,透剔的雨水“轰”的一声全数落下。世界就这样被那些雨水渲染成了银色参杂着各种颜料而不会混交在一起的怪异颜色。

中岛敦站在大街上无处可躲,只得四处乱窜地跑到漆黑的小巷里躲避这应是短暂的大雨。不说这雨下的时间没多久,雨点可大的吓人。看看他,整个人都被淋的可以压出水来。其实中岛敦应该高兴巷子里面有居民所安装的塑料棚子能保证他不会淋湿,但硕大的雨珠打在棚子上的闷响却只会让他心情烦躁起来,漂亮的双眼充满不悦。“你---在想什么呢伙计--。”这声音不大,懒洋洋的语气中带着丝愉悦的上翘尾音,让人不禁认为他的主人已经喝醉了。中岛敦却被男人的声音所吓的心猛地漏了拍,如果是个大汉来对他实施敲诈,那他的一生都不会好过的!“...问你呢!”“是、是...!!”银色雨幕使得中岛敦并不能看清楚周围,只听得塑料袋窸窸窣窣的响声。还闻到了浓郁的腐败垃圾的气味。

“--这可比呕吐物还难闻!”男性从不远处的巷内走了出来,倘若不注意看那雨水将他的黑色风衣就变的像黑色的巨大的玩偶正扒拉在他的肩膀上一般。他与中岛敦越来越短,男人的容貌也使得更加清晰。雨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深色的头发早已被雨水洗礼的十分柔顺,而少许刘海看似黏糊的腻在他的额头与脸颊两边。他身上有很多能看见的肌肤都缠满因雨水而看上去略显发黄的医用绷带,当然头上也有。这让中岛敦以为他是个重病患者。因巷内并没有光亮而巷外的灯光被雨水所干扰的无法看清的原因,中岛敦并没有完全看见他的容貌。男人的嘴角轻扬着,混身都散发着令让恶心的垃圾味与一丝辛辣的酒气让中岛敦不敢呼吸。“大晚上看见你这样的小鬼在街上混可真是少见--,和自己的好妈妈闹脾气了?”男人调侃的语气令中岛敦感到不悦,尤其是后面的话,简直让他感到莫名其妙。“我不认识您,先生。”中岛敦尽量将他的语气放的更加友好,手指不停揉捏着早已被自己揉的发热气的衣角。“我们已经讲过话了,难道不是朋友吗?”他的话让中岛敦一时语塞,不知作何回答。男人见他呆愣愣地不晓得说什么才好的模样感到烦恼。孩子气的用他湿湿的手揉乱中岛敦的头发。再将他黑色的风衣直接放在中岛敦的脑袋上去。“记得洗干净环给我啊少年---!”倒下一句话,欢笑地哼着小歌儿离开了。

噢,那风衣上面有着满满地垃圾味和恶心的垃圾残渣。这作呕的气味或许中岛敦有一个星期都摆脱不了了。

所以说啊,要有人气还是得画画嘛。
写文还得看热cp写,啊,吃冷cp的不打算活了。

或许会写成文的(黑白南意)

失声子罗维x心理医生弗拉维奥。

---

“医生,我相信你可以的。”安东尼奥从来没有这样叫过弗拉维奥,可能是不想别人以为自己套近乎吧。“罗马他自从那件事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了,俺想他可能是受太大的刺激了。”安东尼奥并没有什么掩饰的笑脸露在那里,抖了抖手中的照片并打了打左侧的一个男孩。“这个孩子就是罗马啦,罗维诺·瓦尔加斯。和你姓一样哩。边上的是比他小两岁的弟弟费里西。”安东尼奥并没有给弗拉维奥多大反应和回应的时间,直接将照片塞到他的手里并紧紧握住。“可以吗?”他的力道很大,手心的热度还有粘糊糊的汗倒是让弗拉维奥知道了他有多紧张。“我会考虑的---在这之前请你擦一下手?”弗拉维奥向来说话直,安东尼奥也没什么介意只是不好意思的松开了手。“好的,好的。谢谢你啦!”

该说安东尼奥想得太多了吗?其实弗拉维奥并不想同意。带孩子可累了---他只是一个心理医生又不是保姆。

“罗维诺,瓦尔加斯吗。”照片有点儿发皱,但这不妨碍弗拉维奥仔细观察照片上玩的开心的孩子。

“可能会要很久---。”


奥斯洛x费里西安诺(异色x常色)(初恋组)

一个巨好吃的安利和一个巨难吃的段子,吃安利吗?

奥斯洛为私设异色神罗。

----

那个披着斗篷的男孩总是坐在那草垛里。

那里面就和说的一样全部是草。当然,还有个别的小野花。

他说他在等一个女孩。

带着头巾身着绿色女仆裙的可爱姑娘总是会蹑手蹑脚地走到他的后面,藏在身后的雏菊花环也排上了用场--扣在男孩的头上。淡金色的卷发与那朴素的雏菊并没什么冲突感--也没有什么惊吓感。女孩的脚步声太明显了。

她总会带着那一点儿期待走到他的面前希望能发现他脸上的惊讶--当然,并没有。她不仅有点儿小情绪了。

“Olso-- How did you find me here? ”

男孩子只是停止了抚弄着头顶花环的手一会儿,顿了顿。

“ My heart can feel you,Feliciano. ”

#英语渣系列#


一个长段子(黑白伊)

因为考试而闹脾气的卢切和爱玩的猫费里。

冷战(假)

----

卢西安诺最近总是在看书。 也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书,反正他裹着书皮呢。“卢切--?”费里西安诺尝试着将自己的脑袋搭在书上让卢西安诺能注意到点自己,猫咪就算成年了也是要玩耍的。“嗯。”简单的回应就把费里西安诺给塞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难道要抽掉书吗?不不不,他会生气的。“别总是看着书!”费里西安诺用力将书给合上,而卢西安诺却用拇指夹在书中好容易找到页数--是的,费里西安诺又失败了。“...书就有那么好看??”他有点生气了,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养了好---久的猫呢??所以他也没有过多考虑,直接抽掉了书。“...就别和我闹了亲爱的。”卢西安诺并没有摆出与以前一般的笑脸,取而代之的是厌恶。

......被讨厌了?

费里西安诺只好乖乖把书还给了他。坐会原来的位置挑弄着尾巴且不再发声。

罗维诺只能夹在冷战的两位之间了。

弗拉维奥...救我。